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启功:仿品是坏事也是好事

[摘要]启老写完,对我说:写草书字,要注意规范,不要写乱,要临帖。写出的字,连“对”都称不上,怎么能称上“好”。

《中国书法与毛笔》,李兆志、李日超 著,北京出版社,2015年5月

二〇一〇年十月廿七日下午三点,我收到物流公司送来的拙著《启功与笔工》,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抽出一本看起来。吃罢晚饭,每天必看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风雨无阻的广场散步,也在不知不觉中放弃。一天两天,一遍两遍,数不清看了多少遍。老伴不解地问:“你还在看什么?”是啊!十几万字的区区小文,初稿、修改、抄写,从动笔书写到变成印刷文字,时已三年又十个月,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还在看什么?我在读“两世翰缘,一生恩师”,一本永远也读不完的天书!

感谢热心的读者朋友,一条条短信,一次次电话,赐予我无限的幸福。我把读者朋友热情的指教,做了认真的梳理。为了满足大家的愿望,又搜肠刮肚,回忆与启老相识的二十五年,想把我认知的启老,尽可能详尽并真实地告诉大家。借此次拙文出版之机,再做点补记吧。

书法仿品

“启功不打假”已成为书画界的流行语,好多报刊都有登载,我也曾经向启老请教过书法仿品的事。撰写拙著《启功与笔工》时,怕招来“炒剩饭”之嫌而没有写入。其实,启老和我谈及书法仿品的内容,还有些未见于报道的“新来”,想来有必要做点补充,也就不顾及是“剩饭”,还是“新米”了。

我请教启老关于书法仿品的事比较早,大约是一九八五年前后。当时,还没见到“启功不打假”的报道,北京潘家园也没有出现“启功书法作品”批发专营店铺,我是在玻璃厂东街路北的一家店内看到启老书法仿品的,当时大为惊奇。拜见启老时,我向启老说出了这件事。没想到启老倒很平和,若无其事。现把启老和我谈话的内容,大概记在这里。

启老:我去玻璃厂看过,有的仿品写得还真不错。书画仿品,自古就有,管不了。这件事情,是坏事,也是好事。你想想,我们看到的历代名家碑帖,也不都是真迹。古人的好多仿品,大多出自书法高手,仿得也很严谨,有的甚至于比原作写得都好,只不过仿者的名气不够。也幸好有这些仿品,才得以流传下来。如果没有这些仿品,只有那么几幅真迹,这么多年了,又有那么多王公大臣喜欢,恐怕早就失信了,我们也就看不到了。譬如王羲之《兰亭集序》,唐太宗时曾令人钩摹,幸好有这些钩摹本,才流传下来,你说这不是仿品的功劳吗?我们还真要谢谢这些历代书写仿品的高手。我的字写得不好,可还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写得再多,也满足不了大家的要求。人家仿你的字,是喜爱你,瞧得起你。有好多字写得真是不错,写得比我好。这些仿品,卖价也不贵,又能满足喜爱者的要求,双方都高兴。有些朋友练字很下功夫,字写得也不错,可就是名气不够。认名不认字,是产生仿品的根源。他们用仿品换来点笔墨钱,增加点收入,可以继续写下去,也挺好。当然,个别人拿着仿品当真迹卖,动辄几千几万,牟取暴利,那是坑人。不过,买家也要注意,提高眼力。

草书

启老曾经对我说过,他“书法课的作业”,有楷书、行书、行草和草书,没有隶书和篆书。的确,启老上述几种书体的墨宝,我都拜读过,或者说我都目睹过启老书写的现场。拙著《启功与笔工》中引用的墨宝资料,唯独没有草书。还是读者朋友高明,至少有十几位读者朋友给我通电话说:“没读够,不过瘾,应该再多写些书法方面的知识,应该再写写草书。”生活·读者·新知三联书店美编,曾经为王世襄先生《锦灰堆》装帧设计的宁成春先生对我说:“朋友送给我一册《启功与笔工》……我放不下了,一口气把它读完。”可见启老在人们心中的位置和魅力。

我扪心自问:为什么不多写些?说实话,撰写拙著时,我也是挖空心思地想写得再多些,再详细些。只是拙笔不随心意,自己也觉得还没过瘾,却写穷肚子了。思来想去,终于又搜到一件草书墨宝资料,千喜万贺。

我与启功

这件墨宝启老书于1988年,是选用二号青山白云笔写的,我目睹了启老书写的过程。启老写草书也是露锋落笔,继而行笔收笔,信手而为。书写的速度,和写楷书、行书差不多,照样是一笔一画,边角处处到位。一些连带笔画,看来好像是书写速度加快,其实一点也不快。有些笔画书写的速度,倒比写行书还慢。想来这样书写的目地,是为了呈现特定的笔画形态。

2018-11-08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