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邓明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旧事

[摘要]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上海画报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的邓明先生,最近出版了《守望丹青》一书,从沈周到黄胄,共画了一百位中国艺术家,可谓“一个人的中国美术史”。

邓明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旧事

邓明(澎湃新闻 蒋立冬 绘)

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上海画报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的邓明先生,最近出版了《守望丹青》一书,从沈周到黄胄,共画了一百位中国艺术家,可谓“一个人的中国美术史”。这位久以学者型编辑著称的出版家曾从事美术出版工作达三十年之久。在这三十年间,他曾亲身经历“文革”之后、改开之初的上海美术新动向,也亲手出版了为数众多的有着重大影响的美术书籍,可谓相关历史行程的见证者和推动者。在这篇访谈中,他畅谈了自己所经历的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旧事。

想先从您的个人经历谈起。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书画的?

邓明:我从小就喜欢书画,记得五六岁就开始写大楷,我父母都是工人,但是敬重文化,也希望我多学点文化。我的书法从小是家母教的。她和胡问遂先生曾经是南汇通用机器厂同事。

我中学在大同中学就读。大同中学的美工组很有特色,当时有个说法,美工组是美专的预备班,但凡是美工组的人,后来很多都考上了美专。我们受的训练非常正规,老师毕业于行知艺术师范,叫张文祺,张老师同时也兼我所在初一(1)班的班主任,美术老师担任班主任的很少见。美工组同学里面比较成功的,油画有方世聪,国画有张培础、毛国伦。我入组以后,因为喜欢画画,就以这些学长为榜样,也想走这么一条路。

我很幸运,在大同中学遇到一位非常好的书法老师,叫穆次五,他当时是大同中学的教导主任,和张文祺是好朋友,受张老师之托,屈尊担任我们班书法任课老师。著名学者陈左高也代过我们班的书法课。我初二那年,也就是1965年,在上海市中学生书法比赛获得优胜,进入上海市青年宫第六期书法学习班。每个星期六下午,平时由翁闿运先生教,沈尹默、白蕉、胡问遂也都来教过我们。后来我在上海画报出版社做《实用大字帖》丛书,用的就是沈尹默先生他们教的方法,画出每个字的中锋运笔路线,让初学者根据这个提示来写。这形成了一套规范,全国出版社都跟着做。那些年画报社发奖金的钱,就靠这套书。

看得出来,您从下打下的美术底子很扎实。那么,后来您是怎么进到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呢?

邓明:“文革”期间,我分配在南市区服装鞋帽公司工作。业余一直画画,年年借调到区工人俱乐部担任各种主题展览的筹备制作,还是老西门街心的巨幅毛主席画像及城隍庙殿前广场宣传画的主要画手。读大学,当时的路线是“上管改”——上大学,管大学,改造大学,我们南市区有十个工农兵学员的名额,组织上决定推荐我。我想去复旦新闻系,领导说,你画得这么好,还是去上海师范大学读文艺系吧。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大学美术教学虽然不够系统,但也有一些非常不错的老师。比如我的一位导师叫孙树湛,北京人,毕业于中央美院。他学的是苏式油画,按照马克西莫夫那一套来。我本来是画国画的,在大学又打下了油画的基础。

和出版社发生联系,是因为一个契机。有位很欣赏我的导师黄若舟教授,上海美专时是来楚生先生的同窗,他研究汉字快写法,出的教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全国发行量非常大。当时整个上海地区就上海人民出版社这么一个大社,下面有个书法编辑室,打算做《书法》杂志。黄若舟就把我推荐去那里。说起来,《书法》杂志创刊号上有篇《一个活跃的工人业余书法小组——访上海市沪东工人文化宫业余书法组》的文章,作者署名“上海师范大学文艺系工农兵学员”,就是我和同班同学王小音共同采写的。《书法》封面“书法”这两个字,是郭沫若题签,写在一张信纸上,这张签条我过手过。我本来想去《书法》,但我是带薪读书,组织关系还在原来的单位,领导不同意放人,还是回到老单位,做组织人事和美术培训工作。这么一晃就是三年。

邓明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旧事

1977年6月出版的《书法》创刊号

然后,又有了一个契机。俞剑华先生编的一部《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文革”前已经打了纸型。四人帮粉碎之后,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打算重启此事,请黄若舟先生审读。老先生那时已七十出头,于是找了两个学生帮忙看稿,一个是中文系的,一个是我。稿子看好以后交给出版社,领导很满意。黄老师告诉出版社说这本书是他的学生看的。出版社领导就问,这个人在哪里,我们要了。黄先生给我写了一封介绍信。我就成功地去了人美社。那是1980年的事情。

1980年,正是“文革”结束不久,改革开放刚刚启动。人美社这样的知名大社,当时是个什么情景?

2019-01-11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