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古今藏头辞职信里的热血与叛逆

 

在普通辞职信中暗含藏头信息,并不是用来表达政治观念的最大胆方式,但却是最有效的方式。

最近,有两个例子运用了这一技巧。首先,在美国总统艺术与人文委员会的联合辞职信中,每一段的首字母正好组成“RESIST”(抵抗)一词。然后,国务院前科学大使丹尼尔·柯曼(Daniel Kammen)在辞职信中藏头了“IMPEACH”(弹劾)一词。

这两份辞职信在网上传播很广,人们认为这种传递信息的方法非常愉快,但也非常小气。而在现实的新闻环境中,即使是极小的轶事,也会产生强大的传播力,所以这两封信不仅传播范围广,而且产生了不可小觑的影响。藏头信息早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毕竟,距离“Benghazi(藏头)”的第一条推特已经过去了四年,而它依然是一个流行的段子(meme)。

这也不是互联网文化下的特定产物。政府官僚经常通过文字游戏来排解无聊并吸引注意。国会成员和他们的职员用藏头诗来解释他们的立场。在正式文件中藏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阿诺德·施瓦辛格曾在2009年的否决公文中抨击一位与他有过争论的参议员,每一行第一句话的首字母正好组成了“FUCK YOU”。

施瓦辛格的发言人告诉媒体:“天啊,真是个巧合。如果你写了太多否决公文,这种事情肯定会发生的。”(他后来也说,此前的否决公文也是一不小心拼错了“诗人”和“肥皂”。)

施瓦辛格州长办公室也称,这一粗俗的藏头信息完全是“巧合”。

藏头诗之所以能够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原因十分明显。官员和其他选举出来的政府人员有下属员工专门负责写作和提交正式文件,他们有着一整套自己的规则。所以,每当规则发生了哪怕一点点改变,人们就会马上发现,尤其是其中包含绰号或弹劾美国总统的信息时。

此外,很多政治信息都是可预测的、具有表演成分的或者虚假的,有时甚至三者合一。当有人通过文件表达他们的真实想法时,便让人感到格外新鲜。如果有人的表达效果加倍,其内容就会得到升华。

在无聊的政府公文中玩文字游戏的事件不少,我最喜欢的一件发生在1977年。当时,尼尔·艾伯克伦比(Neil Abercrombie)是夏威夷的议会议员,他给教育委员会写了一封信抱怨当地的图书馆计划。艾伯克伦比的信中有所有的官方元素:州印章、正确的打印日期、正式问候和手写签名等等。但它传递的信息因其勇气和直接而闻名:

艾伯克伦比在信中直白地写下了“Fuck You”。

这封信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引来了许多新闻报道,夏威夷众议院也提出了正式提案。但艾伯克伦比毫不介意(投票人也毫不介意,他继续做了二十年议员,后来被选举为夏威夷州长)。

无需进行任何辩白,在1977年,当他的同事问他是否会就此道歉时,艾伯克伦比显得十分困惑:“为什么道歉?这是热血的美国人对官僚主义的正常反应。”


2017-09-08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