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文玩核桃从上万跌成几十元 有人嫁接成薄皮核桃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消息,文玩核桃的兴起是因为核桃的独特纹理和经过把玩之后变得晶莹剔透的缘故。一些造型独特,纹理清晰,品相很好的文玩核桃,成为了许多收藏爱好者的选择。由于受到大家的追捧,前些年文玩核桃的价格可谓是节节攀高,可是从2015年开始,文玩核桃价格却出现了暴跌。

文玩核桃风光不再,从几千元到几十元,市场遇冷价格狂跌。

周末,北京十里河的天娇文化市场里有不少来逛文玩的顾客,可这个柜台前却显得空空荡荡。

柜台的主人叫邢伟林,从2008年开始,就在这里经营文玩核桃。《经济半小时》记者在他这里待了大半天,几乎都没有看到顾客光临。

文玩核桃商人邢伟林:我今天一对都没卖,一分都没卖。

热闹的周末市场里,一整天都没开张的文玩核桃商贩还不止邢伟林一家。

商贩们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国内这一拨儿文玩核桃热始于2000年,在2008年到2011年达到峰顶后,一直处于高位盘整阶段。可是就在2014年,疯狂的核桃却突然停下了急行的脚步,而就在不到三年前的十里河文玩市场,买卖核桃还是另外一番景象。

2013年9月十里河文玩市场外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地摊,买卖双方正在热火朝天地交易着青皮核桃。

“一千、两千、三千、五千的都有,还有贵点的,还有一万元的呢”。

每年八月底九月初,即白露前后,是一年一度的“赌青皮”时间,也是文玩核桃销售最火爆的季节。赌青皮就像赌石一样,买家事先买下看不见果子的青皮核桃,现场剥开,如果能够赌到配得上对,品相又好的核桃,买家就赚到了。

转眼间的功夫,一对青皮核桃就从5000元变成了2万元,买家收获不小。而一个摊位短短一上午时间也能收入上万元,如果是剥开皮,配好对且品相较好的核桃,售价就更加不菲。

那么时隔两年多之后,青皮核桃的价格到底跌落到了多少呢?

这对文玩核桃个头达到了50毫米,是邢伟林的柜台里的极品,,但价格与往日千差万别。

邢伟林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如今这对曾经能卖三万元的核桃,标价三千也无人问津。而个头小或者品相较差的核桃就更卖不上价,都按几十元一对的价格来处理。

从一千元到几千元的一个青皮核桃,跌到一百多甚至几十元一个,青皮核桃的价格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眼看着再过两个月,青皮的新核桃就要下来了,邢伟林的柜台里还剩着三百多对核桃没有卖掉,本钱也还没收回来。

而和他一样苦恼的,还有一位女店主,她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自己也剩了二百多对核桃没卖出去,如果进新货,就面临着卖不出去的风险,但如果不进新货,就意味着她得丢饭碗。

文玩核桃商人:今年再卖一年,要是不行的话就得转业了。

相比起这些守着冷清摊位的店主,曾经经营文玩核桃的张乾坤已经经历过了这一系列的转型之痛,回忆起核桃市场最火爆的时候,他在十里河天娇文玩市场有过四个摊位。

橄榄核商人张乾坤:(以前)差不多十个柜台有六个做核桃,现在都是做佩饰了。

现在,张乾坤已经放弃了文玩核桃生意,只剩下了一个摊位和一个店铺经营橄榄核。

张乾坤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从2008年到2013年,他做了六年文玩核桃的生意,都是稳赚不赔。

就是这样,张乾坤的胆子越来越大,手笔也越来越大,每年都要投入几十万、上百万去产地包树。到了2014年,他在收核桃的时候发现,收购价出现了暴跌。

张乾坤:原来一千块钱一个果,现在掉到二百块或一百块钱一个。

当时看着收购价大幅跳水的张乾坤,并没有预测到随之而来的市场风险,他还增大了收购量。

不仅如此,包树买青皮核桃的方式也暴露出极高的风险,由于买的青皮核桃根本看不到里面核桃的品质,这样的豪赌让张乾坤在2014年栽了个大跟头。

张乾坤:树上摘下来以后,你打开里边基本上都是花皮白尖的那种,整个都赔了。

核桃品质差,整个市场的价格又全部跳水。张乾坤最后只得甩卖了所有的核桃,赔得一塌糊涂,最终选择卖掉了三家铺子。

从吃的变成玩的,从营养品变成艺术品,文玩核桃逐渐演变成为投资者、收藏者喜爱的宝贝,融入了浓厚的商业价值。但是曾经热闹的十里河市场,曾经赚得盆满钵满的核桃商贩,如今都已经不再是昨天的光景。

盲目种植大量嫁接,供过于求引发危机,核桃园成了烫手山芋。

陈佩侠,经营文玩核桃有20多年了,今年行情不好,店里的客人一直不多,眼看着新一年的核桃又要下树,陈佩侠赶忙低价处理店里的核桃,尽可能多地回收一些资金去定购新核桃。

一个顾客正与陈佩侠讨价还价,最终以三百五的价格成交。

顾客:以前这四对,你没有几千块钱不用考虑。

2013年,《经济半小时》记者也来到过陈佩侠的店里采访,她店里有一对标价60万,据说是从北京故宫出来的天价核桃。

近三年时间过去了,这对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天价核桃,至今还摆放在陈佩侠的店里。

曾经有人出价三十万,六十万,甚至九十万元,陈佩侠都没有卖,想待价而沽。谁知道行情一落千丈,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陈佩侠:后悔,见谁都说后悔。

七年前,看着日日飞涨的文玩核桃行情,陈佩侠和丈夫还做了一个决定--自己包地种文玩核桃。

这片位于北京市密云县的核桃林就是陈佩侠夫妻俩包下的,俩人时常跑到地里去看看核桃的长势。

园子里以前有着三百多棵食用的薄皮核桃树,2009年,陈佩侠把它们全改成了文玩核桃树。可是《经济半小时》记者看见,偌大的林子里,树上却没有几个核桃。原来,今年开春山里的几场大风,让陈佩侠的核桃园损失了百分之八九十的果子。

陈佩侠:拿几十万包一棵树,现在种好几百棵又赔了。嫁接树码子也贵,刚开始嫁接投了三百多万。

今年丰收又无望了,陈佩侠夫妇俩在这个核桃园投下的成本还远远没有收回来,现在文玩核桃价格又下跌得厉害,这个核桃园子也成了烫手的山芋。

《经济半小时》记者:总共投了多少钱了?

陈佩侠:四百多万,总体是赔的。

虽然现在文玩核桃行情不好,但这却是陈佩侠夫妻俩干了多年的营生,他们不舍得轻易离开。自家的园子没有结出多少果实,他们就打算再到文玩核桃的主产地--河北省涞水县去收购别人家的核桃。《经济半小时》记者也跟着他们来到了涞水县上车亭村。

于金蕊是涞水县最早一批种文玩核桃的农户,他家的核桃老树多,果子质量高,陈佩侠以往每年到涞水县收核桃时,第一站都是于金蕊家。

以前,于金蕊都是一棵树一棵树地卖,买家都需要早早地预定树上的青皮果子,基本上都要靠抢购。而现在核桃价格连年下跌,今年,陈佩侠提出,想把整个园子包下来,这样可以拉低采购的成本。

2017-07-05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