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十年等一回,你必须知道这个世界最顶尖的雕塑大展

世界的三大艺术展中,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和威尼斯双年展每两年一次;德国的卡塞尔文献展每五年一回。

  而这里要介绍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展览,十年才等一回。

  6月10日,世界最重要艺术展之一的明斯特雕塑大展(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以下或简称SPM)将在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同名城市明斯特拉开其第五届的帷幕。展期将持续至10月1日,共计100天。本届SPM雕塑展将展出30件全新创作的公共艺术作品,囊括了雕塑及表演等形式,遍及明斯特及其周边城市马尔(Marl)。然而SPM缘何特别?如今艺术界的年轻人为何又对其知之甚少呢?

  上述问题的答案皆源于展会特有的慢进度。SPM雕塑展的一大特点就是十年举办一次。始于1977年,自1987年第二届起便与另一个五年一次的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撞期,而当年的SPM也因故延迟。这个十年一遇的展会还有一个不变的特点就是自首届雕塑展开始展会的艺术总监始终是德国策展人Kasper K?nig,他将于每届展会中与不同的策展团队轮流合作。今年的联合策展人则为同样来自德国的Britta Peters和Marianne Wagner。

  如果今年是你首次参观SPM,那么以下的这份指南将涵盖你所需要的全部信息,包括SPM的历史及今年的展会看点。当然,给新手们一个友情建议:租辆自行车。

  不过在开始之前,请跟着我们一起纠正一下这个雕塑展的德语发音:

  Skool-ptoohr(重音在T上)proh-yaeh-ktéMuen-stear。学会了吗?

  何以兴起,如何进行?

  SPM雕塑展由K?nig与威斯特法伦州立博物馆(Westf?lische Landesmuseum)的馆长Klaus Bussmann共同创立,起初是为了对1970年代的一次公开抗议事件作出回应。当时,美国艺术家George Rickey的一件动态雕塑《Drei rotierende Quadrate》在明斯特市作为当代公共艺术项目进行展出,当时引起了当地公众的不满和抗议。为了缓和民众不满的情绪及增进公众对于艺术的理解,Klaus Bussmann在威斯特法伦州立博物馆进行了一系列的演讲和展示活动,并于1977年举办了首届SPM雕塑展以普及人们对于当代艺术的认识。首届展会采用全男性阵容以顺应当时的实验性趋势,参与的艺术家包括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麦克·阿舍(Michael Asher)、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理查德·朗(Richard Long)、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克莱斯·奥登伯格(Claes Oldenburg)、乌尔里希·吕克里姆(Ulrich Rückriem)以及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

  那场争议事件也使得明斯特成为世界上当代雕塑最知名的展览地之一,多年来明斯特也借由雕塑展积攒了超过35件的参展雕塑作品作为永久展示。

  事实上,SPM确实极大程度地提升了城市魅力及收入水平,以至于明斯特当局想要将展会举办时间缩短为五年一次,不过这一设想被K?nig驳回。“一开始并没打算把它当作一个长期项目来进行,“K?nig在接受artnet新闻的邮件采访中提到。“2007年后我曾说过,如果你们改成五年举办一次,我会把你们带去最高法院。你们无权这么做。虽然我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是否在法律上站得住脚,但他们就此偃旗息鼓,我也就顺势担起了建立展会和团队的责任。”

  “十年一次这种缓慢的节奏最适合检视雕塑手法的改变,也更贴近社会,“他表示。

  多亏了如此慷慨的时间安排,参展的作品才能够得到艺术家长期的精雕细琢,并在他们的脑海中占据一块特殊的位置。“作为一项长期研究,每一届雕塑展都是一次与明斯特这座城市进行多角度交流的过程,也是一次对当下艺术和社会议题的探究。“K?nig如是说道。

  “自1977年起,SPM对许多艺术家都发出过自愿性质的邀请,他们的持续来访尽管每次只逗留几天却对我们展会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他解释道。“他们的项目提案都会经过讨论,而对于雕塑展的回顾也正是随着这些作品的成形而日渐清晰。”

  里程碑、参与者以及一些丑闻

  自第二届开始,SPM的艺术家名单变得愈加多元。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位女性艺术家曾在20年间(1987年、1997年以及2007年)参加了三届大展,她就是Isa Genzken。此外一些男性艺术家,比如Carl Andre、Ulrich Rückriem、Michael Asher以及Thomas Schütte已经参与过四届(包括今年)。

  在大展的历史,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艺术作品曾引发过争议,有一些还曾经被涂抹破坏。1987年,德国艺术家Katharina Fritsch在大街上安装了一个真人大小、艳黄色的石膏圣母雕像复制品。这简直就是对明斯特这座天主教城市的挑衅。后来,雕像正在祈祷的双手被打碎,再后来,人们又对其献花。

  另外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是Mike Kelley的《儿童爱宠动物园》(Petting Zoo ,2007 ),其中包括了绵羊、山羊和小马驹,在动物园的最中间伫立着一个象征着圣经中孀妇岩的“盐柱“,正在被动物舔舐。

  布鲁斯·纽曼在首届大展时曾经提交过一个名为《方形凹陷》(Square Depression)的计划书,当时遭到拒绝。可是到了2007年,这个作品却被重新选入,而且以30年前纽曼提出的成本来制作。这个作品包含了倒置的金字塔状水泥坑,位于大学物理系的门前,如今已经成为了这座城市永久艺术作品之一。

  不少装置都需要很小心的维护,比如Dan Graham的作品《明斯特的八角形》(Octagon for Münster ,1997),就将被重造,而且增加了更利于参观的入口。

  今年,我们可以期待什么?

  策展人将就数字化和全球化对社会的影响作出回应,今年的大展与以往不同,它将包括更多的行为艺术作品。

  “很显然,我们现在的兴趣是创新,“K?nig告诉artnet新闻“我的工作就是告诉艺术家忘记已经有的东西,但是他们还是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兴趣。艺术家或者艺术相关专业的学生来到这里,就说明对我们已经有所了解,所以省去了我们的自我介绍。“他补充说。

  一个比较意外的事情是,在邻近的马尔镇上,有一些直接反对明斯特的声音。这座小镇是以战后国际主义、现代主义的风格来建造。策展人解释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两个城市选择了不同身份——明斯特选择了重建和连续性,而马尔则激进地选择了重新开始——简直太不一样了。“

  柏林艺术家小组“帝国集团“ (Peles Empire)曾将罗马尼亚佩莱斯城堡中的家具陈设改造为艺术装置,这一次他们将在市中心安装一个以明斯特战后重建的建筑物外墙为灵感的装置作品。

  除了在公共空间的作品,还有一些作品将被安装在im Pumpenhaus剧院。在那里,访客还可将在Aram Bartholl的一件艺术作品上给手机充电,周围还有篝火,以及关于“露营篝火面包制作方法”的声效。艺术家Gregor Schneider会将一个空间转化成私人空间,并且只有通过一个紧急出口才能出去。Nora Schultz将会把门厅的光线变暗,借助不太清晰的无人机图像,改变观众对于空间的看法。其他展览的重点位置,包括交通文化中心(Trafostation cultural center)以及LWL博物馆(这家博物馆也将举行开幕式,随后在Hawerkamp俱乐部举办派对)。

  对残障人士的关怀和教育,一直都是SPM的重点,开幕式和其他活动也将对所有人免费开放,尤其是游客。导览将会有多种语言,包括德语、英语、法语以及荷兰语——甚至还有德国语言简单教程给外国初学者。这里还有讲阿拉伯语、达理/波斯语、库尔德语以及俄语的工作人员——这是针对欧洲移民、难民问题的一个不错的方式。

2017-06-11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