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浅谈米芾及其“拜石”的现实意义

  米芾(fu伏),被当代石界尊称为“石圣”的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字元章,祖籍太原,后迁居湖北襄(xiang香)阳,长期居润州(今江苏镇江)。曾任校(xiao效)书郎、书画博士、礼部员外郎。米芾之所以被石界推崇,多因其“拜石”的壮举及“瘦、皱、漏、透”的四字相石法。当今,他的“拜石”举动多被今人在奇石摆放中效法,故而成为传统赏石中的不朽典范。拜石,仅是米芾艺术生活中的一个“创意”,理当值得石友模仿,以示爱石之心;然而,他对艺术的酷爱、对自然的敬畏以及他的高尚石德,其实更应当引起石界人的深思和警醒,而这些无形的财富给(ji及)予石界的警示意义则远远大于“拜石”本身。

  《宋史﹒列传》中对米芾做了简略地介绍,现摘录如下:“米芾字元章,吴人也。芾为文奇险,不蹈袭前人轨辙。特妙于翰墨,沈著飞翥(zhu著),得王献之笔意。画山水人物,自名一家,尤工临移,至乱真不可辩。精于鉴裁,遇古器物书画则极力求取,必得乃已。王安石尝摘其诗句书扇上,苏轼亦喜誉之。冠服效唐人,风神萧散,音吐清畅,所至人聚观之。而好洁成癖(pi辟),至不与人同巾器。所为谲(jue绝)异,时有可传笑者。无为州治有巨石,状奇丑,芾见大喜曰:‘此足以当吾拜!’具衣冠拜之,呼之为兄。又不能与世俯仰,故从仕数困。”

  通过上文,我们可以大略地了解米芾的怪异及他独特的赏石观的建立,决非一朝一夕之事,更不是心血来潮所为。其一贯的“为文奇险,不蹈袭前人轨辙”和“自名一家”的思想以及“所为谲(jue绝)异”的作风,才最终造就了当今我们心中的“石圣”形象。归纳起来,米芾其人以及“拜石”之举,值得现今石界深思之处有三:

一,“自名一家”,勇于创新

  在“为文”方面,米芾追求“奇险”而“不蹈袭前人轨辙”;为画则力争“自名一家”。不追求“奇险”,则必然会落入俗套之中;而只会“蹈袭前人轨辙”,则必定会裹步不前没有进取。这种高标准的自我要求、自我鞭策,正是磨砺米芾达到高水准的不二法门。米芾不随大流、极具个性的思维,以及富有创造性的精神,即便在今天也定会令人赞叹不已。正是在这种奋力向上精神的感召下,米芾无论是在书法和绘画的成就上,还是开创相石之法上莫不出奇制胜,令人观止。另外,他在绘画功力上的可贵之处在于,既临摹得惟妙惟肖,又能摆脱其阴影,从而创新思维“自名一家”,而他的这种综合能力,也同样体现在对“相石法”的经验总结上。

二,审美独到,坚守不屈

  对于“奇丑”的石头,别人往往躲之不及,而米芾见之“大喜”,其见识与众人如此大相径庭,以致遭他人耻笑也不足为奇。 当他说出“此足以当吾拜!”,并践行时,其怪异之举令人无法理解。超常规的举动,无疑使才华横溢的米芾与众人拉远了距离,成为“众矢之的”。在当时,米芾属于“小众”,是弱势,而认为其“谲(jue绝)异”的则是“大众”,是强势。在这种力量悬殊和巨大社会舆论的强压下,米芾依然故我,没有丝毫的收敛。如果没有自己的坚强信念,如果没有一颗为艺术献身的精神,将难以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对强大的社会舆论米芾充耳不闻,而且继续对丑石“拜之”且“呼之”,视舆论和所谓的“大众”如同草芥。对于米芾而言,具有独到的审美观固然很难,而更难的是他不仅能认定自己的观点并且对其终生坚守。

  此外,在米芾略显“固执”的性情中,我们同样也看到了他对石头真挚感情的流露——见到丑石,先是“喜”,接着是“拜”,随后是呼其为“兄”,一切自然而然,其中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和做秀之态,更没有“这个石头能卖多少银两”的所谓的经济头脑。

三,性格率真,石德高尚

  丑石,他人弃之,而米芾不仅“大喜”又以兄弟相称。其呼之“为兄”并“具衣冠拜之”之所为,以及做官期间“不能与世俯仰”的淡薄名利的性情,其实正是他不随波逐流、不攀龙附凤的高尚人格在艺术领域及为人处世上的光辉展示。“为文”,自成一体;见丑石,真诚地“呼之为兄”;在仕途上不能左右逢源,这些敢于直露、不适宜官场的性格和具有反“大众”的、不合时宜的叛逆行为,恰恰正注释了米芾光明磊落的正直人品,而这些优良的品德正是其高尚的“石德”在其人生中的彰显和光大。     

  石德,是玩石人的“信誉生命”,是关乎人品的大事,古往今来莫不受到正直藏石家的关注。关于“石德”的释义,中国石界的引领者候桂林会长在《回归古典,感恩本真》一文中论述的最为精辟,他说:“我认为古人赏石文化的最高境界莫过于以石比德和拜石为师了。所谓‘石道’即以石比德励志之道。”接着他又说:“石德即仁德,沉静淡泊,不哗众取宠,坚硬顽强,宁碎不弯,胸怀锦绣,不言自重,历尽世事沧桑,但耐得寂寞。石头所具有的优秀品格正是我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象征。”

  米芾的形象逾数百年依然熠熠生辉,其首创的“拜石”之举和为赏石奠定的理论基础,在今天仍然被石界奉为经典;其高尚的人品和高贵的石德,在当代石文化的发展中继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爱石人。石界尊崇米芾、呼唤米芾,同时也是认同“回归古典,感恩本真”,更是因为当下石界缺失的太多。米芾是“古典”之代表,是“本真”之楷模,是“石德”之表率,石界需要“米芾”,是因为石界需要高尚的石德、需要敬畏自然的情怀,还需要“以石结友、尊石为师、尚德励志、羞沽名利”(候桂林)的高层次的精神境界。

2017-02-02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