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世界各大博物馆修复师共谈古书画修复

原标题:全球化背景下的古书画鉴藏与修复

为期三天的中国美术学院首届“古书画鉴藏与修复国际研讨会”10月11日在杭州落幕。来自伦敦大学、上海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等的专业修复师与研究者对古书画修复领域的多项议题进行讨论。研讨会还就大英博物馆藏《女史箴图》、台北故宫藏《陈琳溪凫图》》等为修复案列进行了分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特选刊部分发言。

探索书画鉴定之科学方法

单国霖

上海博物馆研究馆员

古书画的鉴定是一门学科,也可以说是一门新的学科,至今为止已经建立起现代书画鉴定的一个方法论。基本方法的核心还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了总结,概括地来说还是以经验和知识作为主体,我们称之为目鉴,也就是凭借眼光来看,好坏真假完全是凭借个人的经验和知识,再加上一些辅助的考证,印章、题跋和历史常识来判断真伪与时代。因此古书画的鉴定到目前为止还是有很大的一种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就像启功先生说书画鉴定是一门模糊的学科,它不是像其他的学科可以精确到用数字来定性的。也就造成了一个现象,对古书画的鉴定往往见仁见智,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如何来判断它的准确性往往是以一个鉴定家的经验和名声,鉴定名气越大的话相信的人越多,一言九鼎,如果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话大家就不太相信,这样就造成了很多鉴定困惑。

我想给大家介绍的就是在我工作的过程当中,我在博物馆工作了40多年,接触到了一些科学研究方面的人员尝试用科学方法来对书画进行一些辅助的鉴定,这些鉴定对我们以后探索这些新方法是很有借鉴意义的。这里我就举几个例子。

上海博物馆藏《上虞帖》

上海博物馆藏《上虞帖》

第一例是王羲之的《上虞帖》,收藏在上海博物馆,这个作品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发现,我们有一个搞文物真迹的同志有一次在库房里面看到有一堆东西是古书画,是要报废的,他就去翻了,发现了一个手卷,大概这样高低,两边柱头是玉的,高出手卷的高度,这个纸色非常陈旧,打开以后发现是王羲之《上虞帖》,他觉得这件东西不能轻易扔掉,就带回到了馆里面。当时有一批专家到上海来,像徐邦达这些先生,就请他们看,他们把这个帖和《淳化阁帖》对比,进行了研究以后觉得这个帖会不会是临摹版,而且对这个帖的印章也看不清楚。后来这个帖一直放在馆里面,1975年拿给谢稚柳先生看,打开以后古色古香,判断这是王羲之比较早期的草书,发现左上角有一个印章,这是南唐时候的一个印章,说明这件东西在五代南唐的时候已经进入宫廷,左下方还有一个明朝的印。第二天把这个卷子再给谢老师看,他看出了两个字,一个字就是“内”,第三个字是“同”,就突然想到了这个是不是南唐时候的“内合同印”,这个印在书画作品里面从来没有见过,他是第一次看到,这件东西会不会就是南唐收藏的?他就进行了研究,这是一封信,是王羲之写给他的外甥。上面有宣和印章,校对了以后跟传世的真迹是一样的,证明这个就是南唐时候的本子。他是1975年看的,“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在1977年他写了一篇文章,在《文物杂志》第三期发表,详细地把这件作品进行了分析,最后确定这是王羲之《上虞帖》的唐模本。这个印章“内合同印”为什么这么清楚?用了科学的方法,1977年这件作品用软X光进行拍摄,“内合同印”很清晰地呈现了出来,更加证明这件作品是经过南唐收藏的,为这件作品是唐模本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第二个例子,南唐董源《溪岸图》。1989年纽约一次会议请了大陆的一批专家对《溪岸图》进行讨论,这次会议就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就认为是真迹,一种意见就认为是张大千作假的,大陆的专家都认为这个东西是五代末北宋初的作品,而且是董源的风格。两种意见相持不下。我们看看细部,应该是五代的风格。我现在介绍用软X光片来鉴定,这些卷后面的残破部分全部拍出来了,拍了好几层,这张画前后裱过三次,说明时代很久,破损的痕迹也不一样,这张画有很长的历史沧桑,不可能是现代的,如果是现代的话,张大千吃饱了没事干画一张画弄破装裱好几次,有可能吗?这个就是软X光在鉴定中的运用。用软X光拍出了很多印章,证明这件东西在北宋内部已经进行了,可以相信这是唐代的模板。董源的题款也用软X光拍摄,北元副史董源画,董源的“源”在元代的时候一直用“元”。

2018-12-07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