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好书鉴赏(二)

好书鉴赏(二)

当一个诗人进步犹如“羽化”,中间发生了什么?

●李元胜

最近,青年诗人徐庶进入了一个写诗的喷发期,不仅写作强度大,短期内写出一本厚厚的诗集《骨箫》(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诗也令人大吃一惊。不止一个诗友,说读他的诗判若两人,脱胎换骨。因为近水楼台,我比较方便接连读到他的新作,确实既为他高兴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远不止是进步,更类似于一次羽化的过程。这还真是个值得研究的案例,爱诗经年的诗人,在短期内迅速进境,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徐庶爱上诗歌,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他时任云阳师范五峰文学社社长。见到徐庶这个人,有些不容易和他的诗歌联系在一起。多数时候,他只是一个戴厚边框眼镜的人,有时像一个猜不透学生心思的班主任。离开老家,在城市折腾多年,他的乡愁和经验并没有简单地成为财富,他看待事物的角度,好像容易与现实略略错位,当然,是在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上……我就是这样不负责任地猜测着,因为很少看到他享受轻快的玩笑。

我经历的写作朋友很多,写作时间越长,会让阅读他作品时更添愁绪,这样漫长地写作着,唉。我不担心写作,也不担心不写作,但是我担心的是无效的——往往也是没有享受的写作。好的写作应该是一个享受的过程,享受困难的克服,享受发现陌生道路的惊喜,享受孤独,享受回忆的欢悦。你写着,时而愤怒,时而哑然失笑。写作像一匹不肯驯服的马,你非常惊险地经历了一场狂奔,当人马都疲倦而又互相倚靠着漫步回来,你经过了多么有趣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外力一下刺醒了徐庶沉默多年的诗歌神经?不妨来解剖一下个中原由。我觉得首先是他具备条件,长期来往于城市乡村之间,带着自己的乡愁和个性化的视角,储备了丰厚的个人化的写作资源。但是,在过去间断的写作中,这些资源没有得到有效的启用。那么,当你终于具备了调用它们的能力,你会发现,你有那么多需要被重写或新写的东西。徐庶应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逐渐积累的对写作和写作观的刷新和改进,使他突破了临界。他的可以信手拈来的题材是如此之多。

第二个重要原因,是与有效调用写作资源同步的,是语言天赋的真正激活。破壁而出的人,自然会欢喜狂奔,他要反复体会这种在新天地中自由行走的感觉。在这个阶段,喷涌式的写作是相当常见的。如果你去研究一些诗人或作家的书信或日记,就会发现,他们高产时期的写作,都是写作进入了新的境界或领域。这是写作上升级的自信带来的左右逢源。

谈完徐庶的写作现象后,我们必须回到文本,看看全新的徐庶的写作面貌。读完整部诗集,我认为他的写作深植于中国当代社会现实生活,具备硬度和温度。徐庶的写作姿态,就是全部身心关注着那些疼痛着的骨头,并让它们进入自己的诗句。这样的写作,多数是走的刚猛的路子:坚定、清晰地挖掘自己的目标,一锹下去一个天地,不达目的死不罢休。徐庶对此作了很有意思的修正,他同样刚猛和坚定,但同时又带着旁观者的冷静和自嘲,因而诗歌有了别致的趣味——

乌鸦/牛羊开口,对草原无尽的爱/都在一口咀嚼中/蒙古包的鼾声是白的,穹顶的云是白的/乌鸦披着夜色,低飞/草原的悄悄话,铺展得一望无际/乌鸦不说话,它怕开口酿成一场风沙/撞上铺天盖地的私语

他在旅游中都没有放下过对世事翻卷的被动感和不认可。小诗的开头宁静,而随着诗歌的递进,被调用到的经验让一个风景小品面目全非,成为又一根疼痛的骨头。真正让我欣喜,让我觉得诗人还有更多潜力的,是他那些信手拈来的闲笔式的诗句,比如《果实》中的:果实不同的颜色/是果木不同的哭声//果木一生站着,憋着,易哭/哭着,也站着。

他的很多闲笔,都有摆脱他一首诗的征召而独立存在的价值。同时也阐明了这样的一个状况,目前徐庶的写作,虽然是对写作资源和天赋的有效启用,但并不一定是最充分的启用,他还在上升过程中,应该对这位诗人抱有更大的期待。

《骨箫》徐庶著,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小到极致的乐趣

●王久辛  

年轻的时候喜欢“高大上”,藐视小事情。包括对作家艺术家的看法,也多是言必称毕加索、托尔斯泰,其实也没有过多少年,仿佛转眼之际,我们就人过中年,进入了老年。  

2018-12-07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